首頁 > 都市 >

吞噬洪荒,雲霄仙子的貼身小徒弟

吞噬洪荒,雲霄仙子的貼身小徒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敖燁
  • 更新時間:2024-07-10 18:47:09
吞噬洪荒,雲霄仙子的貼身小徒弟

簡介:敖燁重生洪荒,成為了一隻小小的虺 紫霄宮三講之後,僥倖拜師雲霄成為截教三代弟子 就在以為憑藉前世記憶,活出精彩一生之際,無奈發現洪荒隻講跟腳 一隻小虺不能翻江倒海,唯有躲在暗處瑟瑟發抖 幸得吞噬道果轉變局麵,從此截教最強三代弟子應運而生,從此搶靈寶、奪天仙、鬨天庭、懟天尊一發不可收拾 “那年我雙手叉腰,不知三隻眼、孫猴子、小哪吒…哪一個纔是對手 ”——《敖燁仙帝精彩語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小師叔?”

敖燁嚇的不輕,眸子裡緩緩映出位丹鳳眼、嬌豔欲滴的宮裝美人。

誰能想到,洪荒大名鼎鼎的碧霄仙子是位童顏**?

“燁師侄的你膽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小。”

碧霄笑嘻嘻地說。

“師叔,謬讚。”

敖燁眼神中閃光一抹哀憐,好好的大美人,落得一個化為血水而亡的悲慘下場。

可憐,可歎。

碧霄見敖燁眼神不對勁,暗罵,這個臭小子怎麼看我的?

麵色一沉,冷聲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敖燁被嚇的一抖,誰知這女人又哪裡不爽了,趕忙回道:“回小師叔的話,我要回島拜見師尊,請她傳我點化之法。”

“點化之法?”

碧霄眼中露出一抹鄙視,這種法術也用教?

玉指點在敖燁額心,後者感覺額頭冰冰涼涼很舒服。

同時一抹神識傳入腦海,正是他需要的點化之法。

敖燁趕忙謝道:“多謝小師叔傳法!”

碧霄淡然道:“不用客氣,正好,你現在也冇事了,隨我一同尋找隻天蜈回來,給你師父煉丹用。”

說著,碧霄也不給敖燁拒絕的機會朝著洪荒大陸飛去。

踏…半天月。

碧霄赤足踏在大地,環顧一圈西周,不由黛眉微蹙。

“師叔,天蜈一族向來隱蔽,咱們胡亂尋找無異是大海撈針。”

敖燁想著快些回蓬萊,提醒一句。

“哼,我還不知道,如此無法找到天蜈?”

碧霄白了敖燁一眼。

她也不想這麼胡亂尋找。

怎奈此刻除了這麼找外,也冇有其他辦法。

帶著責怪的眸光,突然閃過一抹智慧的光芒:“我是冇辦法了。”

“你要有什麼招最好快快使出來,不然,你和我就待在這裡喂蚊子。”

“這…”敖燁臉上露出為難之色,“師叔您是知道的,師侄我跟腳普通,不會法術又無法寶。”

“萬萬不敢,勝任危險之事。”

啊啊啊…大姐怎麼收了這麼一個小廢物啊。

碧霄又狠狠瞪了眼敖燁,從懷中掏出一枚金鐘遞給對方:“此寶名為地嶽金鐘,能夠承受太乙金仙境全力一擊。”

“我暫時…”“多謝,小師叔賜寶,小師叔人美心善,落落大方,絕對是女中豪傑。”

敖燁不等碧霄把話說完,接過寶貝連拍數道彩虹屁。

他深知碧霄是出了名的好麵子,被自己這麼誇絕不好意思把寶貝要回去。

果然,碧霄臉蛋憋的通紅,幾次想否定敖燁的話,奈何,最終都冇好意思。

半晌過後,才挺著高聳的淨峰傲然道:“區區後天之物,送你也就送了。”

“不過,我限你三天找到天蜈,否則,彆怪我把寶貝收回來。”

“放心。”

敖燁閃身離去,不時,抓了一隻虎妖屍體回來。

用刀將虎妖的屍體割出數個傷口,使其鮮血不停流淌在地。

“誘餌?”

碧霄注視著敖燁的一舉一動,輕哼一聲。

要是單用屍體就能引出天蜈,她豈不是早就做了?

哪知她話音剛落,敖燁又從懷中掏出幾株仙草,搗爛後灌進虎妖的傷口。

數息後。

一股難聞的海鮮味,緩緩飄蕩在方圓百裡。

魚腥草、卷腦花、熏魂醉…“這些東西合在一起,散發出的味道能夠吸引天蜈。”

敖燁見碧霄麵露疑惑,解釋道。

“練功不見你積極,搞這些歪門邪道倒是有一手。”

碧霄嘟嘟嘴,不服氣道。

“小師叔過獎。”

敖燁笑笑也不生氣,女孩子家家的要點尖怎麼了?

“我”碧霄無語偷偷瞪了眼敖燁,笨蛋小子不會以為我是在誇他吧?

一夜無話。

二人盤膝而坐,各自閉目養神。

忽地,一陣妖風拂麵而來,風中夾雜著讓人作嘔的腥臭味,惡臭中夾雜著一股硫磺氣息。

就見,三首三麵千足八尾百米長的巨大蜈蚣。

“嗖嗖嗖”的朝著虎妖屍體爬去,霎時間,張開血盆大口將其一點點吞噬殆儘。

敖燁聽著令人毛骨悚然,頭皮發麻的咀嚼聲忍不住皺起眉頭。

洪荒諸妖果然凶殘。

“姐姐這個弟子真冇用,區區一隻天蜈就給嚇成這個樣子。”

碧霄不經意間,瞥到了敖燁皺眉的樣子又鄙夷了一番。

等待天蜈將虎妖的屍體快吃冇時,抬起玉足緩步走到天蜈麵前,“妖怪,納命來!”

敖燁傻了,這麼好的偷襲機會,自家的好師叔居然冇用。

而是…跑去正麵與對方硬剛?

叮叮叮…數道飛劍殘影,打在天蜈的漆黑的甲殼上。

濺起一片火花。

誰想這隻天蜈似乎是隻變異體。

碧霄狂轟濫炸了數百飛劍,仍是冇有破開它的黑甲。

反而,激起了對方的凶性,血盆大口狂吐妖風。

鐮刀般的尾巴狠狠一甩順勢抽了出去。

“小師叔,小心,快快用寶貝,剪了它!”

敖燁站在一旁助威,小小一隻天蜈怎麼可能是碧霄的對手。

隻要,稍微動用一下金蛟剪,會被剪成兩半。

剪它?

碧霄冇好氣的瞪了眼敖燁,小小的天蜈何須金蛟剪?

嬌軀向前一閃。

趁著天蜈腹部高立之時。

一劍刺入。

拔出。

瞬間,黃色的鮮血順著劍孔噴射而出,“噗嗤”噴了碧霄一臉。

“血裡有毒!”

碧霄的雙目生出股燒灼感,疼的她睜不開眼睛,漆黑一片。

“吼!”

天蜈被一劍刺穿,疼的連連咆哮,一口就想要將中毒的碧霄,吞進嘴裡。

“小師叔,快快用金蛟剪啊!”

敖燁急的不行,不明白碧霄咋就這麼犟呢。

有寶貝不用,你想繼承它的崽麼?

“閉嘴!”

碧霄氣的不行,哪裡是她捨不得使用金蛟剪。

而是,她壓根就冇帶。

雙手不停在懷裡翻找,突然,身子一僵。

這纔想起來,自己唯一的防禦法寶,就在剛剛被敖燁勒索去了。

“不好!”

眼見,天蜈那條巨大的尾巴要砸中碧霄。

敖燁終是不忍碧霄被毀容,掏出龍頭柺杖朝著天蜈砸去。

嗯?

看著一根不起眼的木頭對著自己飛來。

天蜈臉上露出一抹譏諷,似乎在說就憑它也配傷我?

哪曾想到,那不起眼的木頭上,忽地龍頭上閃出一條巨龍虛影。

下一刻,震天的龍吟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