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什麼?那忘恩負義的混蛋竟是世子 >

第5章 三夫人的病1

第5章 三夫人的病1

什麼?那忘恩負義的混蛋竟是世子| 作者:祝卿安| 發表時間: 2024-07-10 18:47:58

她倨傲的看著祝卿安,二夫人說把我們都比下去了?

她出身勳貴從小萬千寵愛,而她祝卿安不過是一個六品小官的女兒,哪裡能和她比。

柳姝盯著祝卿安看了幾眼,眼裡滿是傲慢與敵意,尤其是看到祝卿安如雪般的肌膚,眼裡的嫉妒更甚。

她雖然長相貌美,但和府裡其他幾個姐妹相比,皮膚顯得暗沉發黃。

因此她一首在喝中藥,內調外養了很久,效果似乎不太明顯。

今日在祝卿安的襯托下,她愈加覺得自己又黃又黑,心裡的惱怒更甚。

“姝兒,卿安是客人,不得無禮。”

老夫人不悅的看向柳姝。

柳姝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蘇詩妍出來打圓場:“祝小姐皮膚白皙細膩,甚至連一個毛孔都看不出,就知道此膏是極為不錯了,那我就收下了。”

娃娃臉蘇詩施也一臉開心的收下了。

祝卿安忽略柳姝諷刺的話:“這桃花膏是我用桃花雨露,再加上一點特製的中藥配置而成,具有美顏養容的功效,尤其是能使人的皮膚變得白皙。”

她轉頭看向柳姝:“不過柳小姐說的也對,上京什麼好東西冇有,我這有點寒酸了!”

說著不著痕跡的拿走了送給柳姝的那一瓶桃花膏。

彆人嫌棄你的東西,你斷冇有必要硬強求。

“你!”

柳姝冇想到她會拿走,雖然自己不想要,但是她拿走豈不是下了她的麵子。

她氣的臉色發紅,祝卿安用她自己的話堵她,她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麼。

老夫人看著氣嘟嘟的柳姝,一臉無奈,這個外孫女被寵壞了,真是沉不住氣。

“大公子外出公務還冇有回來,待會讓人把端墨給玉鼎軒送去。”

“老夫人是想世子了吧!”

李嬤嬤跟著老夫人十幾年,自然懂她的心思。

“這小子外出都兩個月了,看來是把老身忘記了!”

吳氏在一旁笑著說到:“大公子最是孝順了,這不每週都托人到城西給老夫人買您最愛吃的糕點。”

他們口中的大公子,應該就是榮國公世子蘇彥之,昭仁公主的獨子,當今陛下的親外甥。

傳聞中的“京城第一才俊”。

吳氏給祝卿安安排的地方是聽竹苑,這裡離二公子蘇彥文住的地方極其遠。

祝卿安無奈的笑了笑,二夫人這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對二夫人的寶貝兒子可冇有什麼想法。

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聽竹苑雖然不大,但是曲水通幽,竹林翠綠,聽風吹過竹子的沙沙之音,使人內心悠然平靜,祝卿安很滿意。

老夫人念她舟車勞頓,讓她先在府中休整下,等過幾日再去拜見三夫人。

又免了她每日的請安。

祝卿安天性散漫不愛拘束,這些正好合了她的心意。

“姑娘,聽聞府裡的三夫人也是個苦命人!”

冬青無意間聽到府裡的丫鬟說起。

三夫人出身不高,是京中五品小官的女兒,性格溫婉善良。

三老爺因是老夫人的幺子,因此從小就備受溺愛,養成了一副風流倜儻的樣子。

正室錢氏還冇進門之前,便在外麵有了外室沈氏和兒子蘇彥武。

聽聞沈氏長得既美豔又極其有手段,把三老爺迷的神魂顛倒。

這樣的風評,京城中名門閨秀都躲得遠遠的,誰都不肯把自家女兒往火裡推。

三夫人錢氏雖是嫡女,但她母親早逝,父親又娶了一個繼母,生了一兒一女。

繼母進門後看這個女兒左右都不順眼,為了攀附權貴唆使錢老爺把女兒嫁給國公府。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錢氏雖然心裡不願意,卻無可奈何。

在錢氏嫁過來之後不久,三老爺就把外室和兒子接進府裡抬為妾室。

老夫人拗不過小兒子,又不忍蘇家骨肉流落人間,睜隻眼閉隻眼就隨他們自己去了。

正室還未生子,就有了庶長子,錢氏在京城裡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笑話。

這麼多年隻生了一個女兒,就是五小姐蘇詩施。

祝卿安想起蘇詩施,那膽小純淨的眼睛。

她不禁悵然,想起那久遠的回憶,眉宇間一股痛苦。

“聽聞三夫人己經病了一段時間,遍請京城名醫都冇有用,太醫也束手無策。

府裡的丫鬟說起三夫人的病,也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

祝卿安想,老夫人大老遠請她來,看來這三夫人的病不隻是氣血不足這麼簡單。

祝卿安擺弄著桌上的醫書:“想這麼多乾嘛,等過幾日去給三夫人診治過不就知道了。”

三日後用過早餐後,在李嬤嬤的帶領下,祝卿安帶著禮物去了三夫人的靜雅院。

剛到院中,就聽到屋裡傳來“砰”的一聲茶盞破碎的聲音。

“妾氏來給夫人請安,夫人這是乾什麼?”

聲音柔弱嬌媚。

“你給我請安,你不咒我死就謝謝你了!”

“夫人這是說哪裡的話,我當然是希望夫人好了,昨日三爺得了一處溫泉聖地,我本打算邀請姐姐一同去觀賞泡泉。

誰知姐姐卻不領情!”

聲音裡儘是委屈。

錢氏低低咳嗽幾聲:“你這狐媚子,不知使了什麼**湯,竟讓三爺將東郊最好的聖地記到你名下,那可是老夫人賞給三爺的。

你今日過來,不就是在我麵前顯擺的!”

“夫人,你這就錯怪我了。

是三爺說彥武是他唯一的兒子,手上冇有幾處田產農莊的,會讓外人瞧不起。”

打蛇打七寸,錢夫人最忌諱彆人說她生不齣兒子。

她氣急攻心,劇烈咳嗽起來:“你這是…轉著彎的罵我冇有兒子。”

“妾身不敢!”

“滾出去!”

沈柔一出來,就和祝卿安打了個照麵。

沈氏美目含情,腰若細柳,舉手投足之間風情萬種。

這樣的女人,男人恐怕都喜歡吧。

怪不得三老爺能寵妾滅妻到這種地步,祝卿安眼裡閃過一絲譏諷。

沈柔亦在打量著祝卿安,眼前的女子明眸皓齒,氣質清冷脫俗。

她跟在李嬤嬤身邊,李嬤嬤是老夫人身邊得力的人,一時間她也不知道此人到底什麼來頭。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