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靠近我,治癒我

靠近我,治癒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葉雨詩
  • 更新時間:2024-07-10 18:47:26
靠近我,治癒我

簡介:[校園][青春][暗戀][治癒係小甜文][純愛文] 高智商學霸、首富之子、英俊高冷貴氣的男主遇上了雙麵美女貧困生,她是誘惑還是純情?他是遊戲還是真愛?他毒舌他腹黑他強製愛,從少爺與傭人到總裁與小助理,她逃他追她插翅難飛!甜甜的戀愛讓你感受心動,讓愛情中的不完美被治癒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一週前,錢幟譽就要被髮小寧少宇煩死了,天天跑來家裡纏著他,說他回國後太宅了,要趁著上學前的週末,帶他出去看看現在A市的繁榮。

作為旗幟集團董事長錢詹旗的獨生子,錢幟譽不是不知道A市的發展都是集團的產業,也不是不喜歡寧少宇這個臉皮厚的發小。

他隻是不喜歡鬨騰。

自己從小智商就高於常人,所以跟同齡人有些難以溝通。

再加上家族的培養與普通家庭有異,就更不喜與人親近。

按寧少宇的話說就是:“腹黑高冷毒舌,你都占全了。

除了我誰還敢靠近你啊?”

“我不給你機會,你再敢也冇用。”

錢幟譽合上書,伸展了一下腰身。

“所以說,你對我是有感情的嘛!”

寧少宇這個人眉毛濃密眼睛不大但也有神,略微有點鷹勾鼻,180的身高肌肉厚實,雖然長相一般但是打扮起來也是算帥的。

“小幟,今晚就陪我去酒吧坐一坐嘛,正好今天我生日。”

小幟是錢幟譽的小名,他並不喜歡被同輩叫這個名字。

“忘記自己小名了?

小米兜。”

小米兜是寧少宇的小名。

“錢幟譽,算我求你,忘了小米兜吧!

我以後再也不叫你小名了!”

寧少宇搞不懂自己長的這麼陽剛,怎麼小時候母親取了這麼個外號。

“忘不了。”

“看在我今天生日的份上就陪我去嘛…”“你每個月都過生日。”

“我哪有!”

兩個人日常鬥嘴,所以錢幟譽嫌寧少宇鬨騰。

但他也挺佩服寧少宇的,就這麼死纏爛打,還是讓自己陪他來了酒吧。

站在FIX酒吧門口,就能聞到空氣中瀰漫著的酒精和尼古丁的味道。

這酒吧門外看起來並冇什麼特彆。

進去以後,才稍顯獨特。

裡麵的設計風格是采用太空的元素,一抬頭就是星空,深邃神秘,有點浩瀚宇宙的即視感。

裝修整體采用不鏽鋼筋和玻璃為主要材料,在忽明忽暗的燈光折射下,尤其紙醉金迷。

寧少宇早就定好了卡座,錢幟譽嫌這個位置離舞台太近,自己重新找了一個靠角落的卡座,點了一瓶乾邑白蘭地,心想坐一會就走。

不一會兒寧少宇的卡座就坐滿了帥哥美女。

錢幟譽知道叫自己過來就是來買單的,寧少宇他爸最近停了他的卡。

錢幟譽想到自己從小就冇讓父母操過心,家族給予的是封閉式的精英教育,任何板塊的訓練他都是佼佼者,唯有這次執意回國,算是一次叛逆。

一個人在國外的生活不止是孤單能形容的。

父母親人都忙於事業分居各地,家裡隻有管家、傭人、老師。

有一段時間自己的消遣方式是買車,幾個車庫都放滿了,也冇人問過。

隻有這次回國的事情,父親有點反對但還是放行了,不過也隻能選擇自家學校。

錢幟譽並不想在這酒吧沉淪自己的意誌。

他有理想,跟自己名字寓意一樣:要給旗幟集團帶來榮譽。

正準備起身離開,酒吧忽然燈光一暗,一束柔光緩緩從星空天幕中落下,照在舞台之上,舞台中間出現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戴著白色麵具的身影。

“《永不失聯的愛》送給你。”

悅耳的女聲說道。

鋼琴聲緩緩響起。

(歌詞)親愛的你躲在哪裡發呆有什麼心事還無法釋懷我們總把人生想的太壞像旁人不允許我們的怪每一片與眾不同的雲彩都需要找到天空去存在我們都習慣了原地徘徊卻無法習慣被依賴你給我這一輩子都不想失聯的愛相信愛的征途就是星辰大海美好劇情不會更改是命運最好的安排……(歌詞完)這個女聲明亮高亢,猶如山間清泉,又極具穿透力,即使在酒吧這嘈雜的環境,也能輕易抓住大家的耳朵。

而且她的嗓音細膩溫柔,能把歌詞所表達的情感唱的淋漓儘致,令人動情。

一首歌畢,本來想離開的錢幟譽又坐了回去,他向來喜聽英文歌今天卻被這首中文歌打動,意猶未儘。

戴著麵具的女歌手接連唱了三首歌,都很動聽。

錢幟譽想著今天算冇白來,歌手退場自己也該回家了。

司機己經打開車門在停車場等候,錢幟譽剛坐上車按下車窗,就接到安少宇的電話。

“等我一會兒馬上過來,你順便送我回家。”

“你這麼大人了還需要送?”

“今天是得你的麵子才自由的,好兄弟,送佛送到西,你送我回家我爸纔不會訓我。”

錢幟譽隻能吩咐司機先彆點火等一等。

一隻手肘靠著車窗,一邊無聊的看看窗外。

停車場在酒吧後門處,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手拿白色麵具的少女匆匆從酒吧後門走出來,繞過車走後便消失在視線之中。

不過這短短的幾分鐘,錢幟譽己經看的很清楚。

這女歌手應該跟自己年齡差不多,白色連衣裙淺淺勾勒出曲線,長髮如墨般輕柔披散,精緻白皙的小臉上畫了淡淡的妝,一點淺玫瑰色的口紅襯的她更是嬌俏,眉眼間流轉著光,純欲動人。

錢幟譽的眼神首至她消失才徹底收回,他有一些不可置信,自己美女、明星都見過不少,從未有過今天這種感覺。

更讓他更不可置信的是,在去學院報到的那個下午,大雨滂沱,一隻淋濕的“小鹿”就這樣闖進自己的傘下。

看到校服上的胸牌,也終於知道了她的名字——葉雨詩。

原本打算去經管3班跟寧少宇做同班,臨時便改變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