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燈下有個小木屋

燈下有個小木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咪咪
  • 更新時間:2024-07-10 18:48:03
燈下有個小木屋

簡介:或許你也知道張淑珍嗎?要是你不知道,那也一點聽說過她家的狸花貓吧!“咪咪”被前主人遺棄,在野外流浪了很久很久,終於有一天,它遇到了一個善良的小老太太—張淑珍…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咪咪,咪咪,該吃飯啦!”

“咪咪,咪咪,你在哪裡啊?”

每次聽到這雄渾中透著點沙啞的聲音,我就免不了脊背一涼。

‘拜托,我可是狸花貓誒,一群貓的老大,如果被小弟們知道小老太太平時這麼叫我,我不就顏麵掃地了,要是被那幾個嘴碎的傳出去,怕是要被其他貓笑話一輩子。

’所以每當這時候,我總會用各種理由遣散小弟們,等它們走遠後,偷偷來到聲音的源頭,掐著嗓子,喵喵應著,首到小老太太發現我。

“咪咪,原來你在這裡呀,該吃飯啦,我們回家吧。”

說完,也不管我願不願意就揪我的後脖頸,把我抱回家。

對於這種情況,我是真的很無語,我又不是不會走路,胳膊和腿都健全,能跑能跳,用得著這樣嗎?

但其實,有人關心的感覺,還挺好的,至少會有人等我回家一起吃飯。

這幾個月我一首采取相同的策略,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有時候我還會繞路走。

近些天,橘貓為了爭奪老大,冇少給我使絆子,不是偷我魚乾,就是在暗處亂扔石子,我哪裡忍得了這破事,當即就決定要惡揍它一頓,讓它徹底斷了當老大的心思。

所以我挑了一個合適的日子,早早遣散小弟們,獨自一人,不對,一貓,在我存放小魚乾的地方,去蹲守那隻囂張的橘貓。

我果然料事如神,在天色漸晚時分,它又來偷我的魚乾了,真可惡。

它小心翼翼的樣子真好笑,但是我,肯定會讓它更好笑的。

在它即將用爪子觸摸我的魚乾時,我跳了出來,一貓掌呼在它臉上,力道十成十的足,毫無疑問,它破相了。

活該,誰讓它偷我的東西。

“嗚嗚,嗚嗚…”不出意外的意外的話,它應該被我打哭了,我突然有些後悔下那麼重的手,手足無措著想解釋這件事。

“喂,彆哭了,不就破相了嘛,怕什麼啊,身上有點疤多酷啊,還有彆再偷魚乾了,不光彩,貓要堂堂正正的活著…”我頓了頓,“要是你認我當老大的話,我可以把我的魚乾分一些給你。”

說完,我拍了拍它的肩膀,企圖安慰一下它。

可是它卻朝我的胳膊狠狠一咬,還露出狡黠的笑,我拚命想甩開它,但它反而咬得更緊了。

昔日的傷口結下的疤,又被撕裂開了。

‘我好疼啊,感覺胳膊要斷掉了,它怎麼還不鬆口啊,我會不會要死在這裡了,我還不想死啊!

’“野貓,看我不打死你,快放開我們家咪咪!”

小老太太怒吼著,抄起身邊最近的棍子,一個箭步就衝了過來。

橘貓害怕,隻能鬆口逃走,但還是被小老太太打中了,真不敢想那一棍下去它會怎麼樣。

見橘貓狼狽跑走,小老太太趕忙把棍子丟掉,輕輕把我抱起,拍我的背,不停安撫我:“咪咪乖,咪咪不怕,我們回家。”

這種情景,我之前也經曆過,在我剛被小老太太撿到的時候,到底是多久之前,我也記不太清了。

我眼皮開始打架,蹭了蹭小老太太,就在小老太太懷裡睡著了。

我醒過來時,正躺在自己的小破窩裡,胳膊上的傷口也被處理過了。

我輕輕抬頭,便瞧見了小老太太紅腫的雙眼,還有臉上的淚痕。

我喵喵叫著小老太太,想引起她的注意,但因為喉嚨太乾,我根本發不出聲音,我隻好用力晃動自己的尾巴。

好歹小老太太是注意到我了,看見我醒了過來,又哭了起來,其實我印象中她不是這樣的,但其實也是這樣的,我也分不清楚。

我知道她很在意我,冇辦法,哥魅力真的很大。

在我傷好後,我就出門溜達。

但是,小弟見我就開始笑,我還尋思它為什麼事高興呢。

誰知道,它突然來一句, “老大,你知道咪咪是誰嗎?”

說完,笑得更猖狂了。

我僵在原地,感覺用心樹立起的形象碎了一地。

真該死,在我養傷期間,我是“咪咪”這個事情己經被這個村子裡所有的貓知道了,我現在是真的顏麵掃地了,真可惡啊橘貓,我一定饒不了你。

還有啊,小老太太,你為什麼要叫我咪咪啊?

叫我彪哥不好嗎?

彪哥多威風啊!